其实
2021-04-23 05:1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当我们一句话出口后意识到失言了,可以马上转口说这是某些人的观点,我认为正确的说法应该是……这就把自己的某句错误纠正了。至此,听众虽有某种感觉,但是无法认定是你说错了。

在这方面,智商不高的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提供了一个案例。2007年5月,布什在欢迎英国女王时发生口误,他说:“美国人民自豪地欢迎女王陛下访问美国,这个您熟悉的国度。您曾经和10位美国总统共进过晚餐,您还参加了美国独立200周年纪念仪式,那是在17……嗯,是1976年。”

这是最直接的办法。说错话了就要及时改口,当场承认错误也没有关系,丢点面子总比一错再错好,有时通过诙谐急智的语言,还能化解错误带来的尴尬。

尽管布什及时改正了口误,但观众席上还是爆发大笑。布什回头冲英国女王眨了下眼睛。女王则冷淡地回看了一眼布什。见此情景,布什说:“她刚才看我的眼神,就像一个母亲在看自己犯错的孩子一样。”此言一出,观众席上立马爆发出更响的笑声,女王也露出笑容。

此言一出,满朝文武大哗,认为他“抵牾孝道”,阮籍也意识到自己言语失误,忙解释说:“我的意思是说,禽兽知其母而不知其父。杀父就如同禽兽一般,杀母呢?就连禽兽也不如了。”这席话,使众人无可辩驳,阮籍避免了杀身之祸。其实,阮籍只是使用了一个比喻暗中更换了题旨,然后借题发挥一番,就巧妙地平息了众怒。

此语一出,举座惊愕,他发觉失言后,若无其事,不紧不慢的接上一句:“有的人是这么认为的。事实真是这样吗?不,大量实证可以驳倒这种谬论。”接着将他的报告后面部分不动声色地进行了下去,避免了一起敏感的风波。

当官员一句话出口后意识到失言了,可以马上转口说这是某些人的观点,我认为正确的说法应该是……这就把自己的某句错误纠正了。至此,听众虽有某种感觉,但是无法认定是你说错了。

在错话出口之后,能巧妙地将错话接下去,最后达到纠错的目的。其高妙之处在于能够不动声色地改变说话的情境,使听者不由地转移原先的思路,不自觉地顺着我之思维而思维。

话语作为领导干部公共形象建构的显性层面因素,直接影响着公众对领导者自身形象和其代表的组织形象的认同度,希望我们的领导者能转换思想,把好的事情能说好,把不好的事情能好好说。(作者单位:国家行政学院)

官员群体中,“不会说话”的大有人在。如,“你是替党说话,还是替老百姓说话”、“红色的水不等于不达标”、“至于你信不信,我反正信了”等。随着现代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,这些官员的雷语被瞬时曝光、凸显、放大和扩散,引起轩然大波,深究官员失言的深层次原因,是官僚主义在作祟,需要提升业务水平。但临场说错话了,也并非不可补救。

《晋书》记载了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化解失语的一个案例:阮籍与司马昭有一次同上早朝,忽然有侍者前来报告一起案件:有人杀死了自己的母亲。放荡不羁的阮籍信口便说:“杀父亲也就罢了,怎么能杀母亲呢?”

一名领导有一次作报告时,把“人民的生活一年比一年好”误说成了“一年比一年差”。

一次,外国一名国家元首访问巴西,由于旅途疲乏,在欢迎会上,他脱口说道:“女士们,先生们!今天,我为能访问玻利维亚而感到非常高兴。”有人提醒他说错了,他忙改口道:“很抱歉,我们不久前访问过玻利维亚。”不管他是否真的去了,当那些不明就里的人还来不及反应时,这个口误已经淹没在后来的长篇大论之中了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excilan.com澳门新葡萄京27111com_澳门赌博排行榜_澳门京葡视频版权所有